这个时候,为什么东南亚外长扎堆访华?

国内 图片

  原标题:这个时候,为什么东南亚外长扎堆访华?

  此次四国外长来访,再次体现了中方同东南亚邻国常来常往、越走越亲的深情厚谊。

  在美国政客和媒体炒作“菲律宾不满中国海上民兵渔船”事件,日本拉印尼搞“2+2”会谈盘算在南海地区“联合制华”的时候,东南亚四国外长扎堆来华访问了。

  根据中国外交部发布的新消息,新加坡外长维文、马来西亚外长希沙慕丁、印度尼西亚外长蕾特诺、菲律宾外长洛钦于3月31日至4月2日对中国进行访问。


  而且,这次四国外长来华访问的地点选在了福建,与上次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来华访问在桂林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会晤,又有所不同。

  很多人关心,为什么这个时候东南亚四国外长来华访问?在日本和美国等国拉拢东南亚国家的时候,这些国家的对华态度会发生改变吗?我们靠什么能打破日本和美国的干扰,巩固好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

  1

  为什么说日本现在正加紧对东南亚地区“下手”,建立自己更大的影响力呢?

  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日本时隔6年,拉印尼举行“2+2”会议,声称要强化安全合作,应对所谓的“中国威胁”。

  过去,日本凭借自己的经济和商业优势,在东南亚深耕几十年。所以在经贸领域,日本在东南亚国家和社会中都有着较好的声誉,也有不小的影响力。但是在政治外交及安全方面,日本对东南亚国家的影响力比较小。

  所以,日本和印尼上一次搞“2+2”会议还是在2015年12月。明显能看出,日本之前在政治外交和安全方面,对东南亚不重视,而是更重视与美国和其他西方大国的关系。

  但是,最近日本因为东海钓鱼岛问题以及频频在中国海警法问题上找茬,所以希望拉一些南海国家跟他们一起站队、表态。由此也可以看出日本方面“功利主义”的心态。


  根据日本媒体3月31日的报道,日本和印尼两国的外长和防长在“2+2”会议后宣布,将加强两国之间在安全防御和海洋方面的合作,还声称要“共同面对中国日益增加的经济和军事实力”。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印尼“2+2” 会议结束后,双方在东京举行联合记者会。会上,双方就有关日本出口防卫装备的“防卫装备品和技术转移协定”达成了一致。而这个协定,为日本国产武器出口扫清道路。

  印尼国防部长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 说:“这(在日本和印尼的双边关系中)还属首次。我们未来还将邀请日方参与印尼防务能力的现代化建设,鼓励我们的海军和陆上部队之间进行联合训练。”。

  而关于东海和南海的表态,是日本外相茂木敏充说的。他声称,“我们就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局势交换了意见,并对继续和加强以武力改变现状的单边企图表示严重关切。”另据日本透露,日本防相岸信夫在与印尼防长的会晤中,不出所料,又对中国施行允许海警局使用武器的《海警法》表示严重关切。


  共同社透露说,会上双方就实现日本主张的“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展开合作,达成了一致。与会者确认,将推进旨在提高印尼海上执法能力的支援并提供渔业监视船,还商定在印尼港湾等基础设施建设、反恐和防灾上也携手合作。

  由于印尼在东南亚是人口大国,各方面实力也比较强,而且过去还曾经出现过严重的反华排华事件。日本首先选择印尼,提供海上执法装备,也是有其“小算盘”的——日本想把印尼作为“印太构想”的支点国家。


  2020年菅义伟首次外访将印尼作为目的地,让外界感受印尼在日本外交图纸上的特殊位置。印尼媒体称,建交60多年来,两国关系素来友好;印尼一直是日本在东南亚地区发挥影响力的支柱,日本则是印尼最主要的外部投资国之一。

  不过,也有分析指出,印尼以及其他东南亚国家长期致力于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想让这些国家对美国和日本“随声附和”幷不容易。

  关于牛轭礁的动态,此前中国驻菲律宾使馆方面澄清没有什么所谓的“海上民兵渔船”,那些渔船只是因为南海天气原因,在牛轭礁暂避风浪。但是,菲律宾国内亲美的媒体和政客还在炒作这个问题。

  例如,菲律宾的“西菲律宾海国家工作小组”(National Task Force for the West Philippine Sea)3月31日还发表声明宣称,“好几百艘据信搭载着民兵的中国船只,不理会菲律宾要求立即撤离的要求,已经扩散到南海的更广泛地区”。

  2

  所以,基于日美的炒作和对东南亚一些国家的拉拢,这个时候,印尼、菲律宾、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四国外长来华访问,还是非常重要的。

  今年年初,中国外长王毅首次出访就访问了东南亚国家。

  对于这次四位东南亚国家外长同时访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东南亚国家是中国陆海相连的友好邻邦、共建“一带一路”重要合作伙伴。中方高度重视发展同东南亚国家关系,始终视东南亚为周边外交优先方向。


  此次四国外长来访,再次体现了中方同东南亚邻国常来常往、越走越亲的深情厚谊。而且,今年是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双方友好交往迈入“而立之年”。华春莹说,中方期待通过此访,同东盟国家就当前地区和国际形势加强沟通,增强战略互信。

  那么,四国外长来华将主要谈什么?

  通过各方媒体的报道来分析,新加坡外长维文对华访问为期两天。他此次行程前接受新华社专访时,主要关注的是新中两国在抗疫、经济复苏等领域的合作前景。维文对新加坡和中国相互认证健康证明的提议表示欢迎,并希望两国能尽早在健康认证方面沟通合作。


  他认为,健康证明将有助于安全恢复跨国界旅游,并且保障公共卫生安全。

  印尼外长蕾特诺将在贸易部长等的陪同下访问中国,两国外长正式会议定于4月2日在福建省武夷山举行。根据印尼媒体报道,恢复和提升经贸合作是印尼方面关注的主要方向。

  而马来西亚外长希沙慕丁将于4月1日开始对中国进行为期两天的正式访问。马来西亚媒体称,双方将讨论进一步发展互利合作的举措,重点放在新冠疫情后的议程上,如便利跨境旅行和加强疫苗合作。

  马来西亚方面称,“马来西亚和中国已经建立了实质性,多方面和全面的战略伙伴关系。这次访问对增加双边活动和连通性至关重要”。另外,如何按照两国制定的健康与安全标准操作程序(SOP)恢复安全的旅行,也是一个重要议题。

  可以看出,本次东盟四国外长集体访华,主要是两个方向,一是抗疫,二是经贸。

  从时机来看,近半个月以来,中国外交成果丰硕。

  在美国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杨洁篪与王毅硬刚布林肯和沙利文,让世界媒体侧目;紧接着,王毅到广西桂林接待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之后,王毅再到德黑兰与伊朗外长扎里夫共同敲定中伊25年合作协议,步履匆匆纵横捭阖。

  3月30日,中国外长王毅将结束中东六国之旅,3月31日就开始与东南亚四国外长会晤。而在此之后,韩国外长将于4月2日至3日来华访问,地点也是在厦门。

  如今,中国-东盟合作已成为最成功、最具活力的地区合作样板。目前中国的外交准则基本就是在当年的印尼万隆会议提出的。


  特别是在去年疫情期间,东盟各国排除了各种困难让《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历经“八年抗战”获得通过。这标志着当前世界上人口最多、经贸规模最大、最具发展潜力的自由贸易区正式启动。

  不久前,中国商务部国际司负责人也表示,中国已经完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也就是RCEP协定的核准,成为率先批准协定的国家。紧随其后的泰国目前已经批准协定。同时RCEP所有成员国均表示,将在今年年底前批准协定,推动协定于2022年1月1日生效。

  不过碍于澳大利亚、新西兰属于五眼联盟,日本又公开站在美国一边,有中欧投资协议被欧盟叫停审议的案例在前,RCEP要想落地生根,估摸着还会有人从中制造麻烦。

  3

  东盟四国外长此访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解读为中国与东盟国家“拉帮结派”,其实这些人低估了中国与东盟国家情谊与合作的动力。

  中国与东盟国家陆海相连,习俗相似、文化相通,在一些国家存在不少跨境民族,有些跨境民族与中国南方的少数民族拥有密切的族缘关系。早在2000多年前,双方通过文化交流和人员往来,形成对双方经济和社会有着重要影响的丝绸之路,茶叶之路,瓷器之路,香料之路等。

  一些下“南洋”的华侨、华人对在东盟国家传播中华文化起到的重要作用,东盟国家的语言、文化、宗教、生产技术等深深烙下中华文化的印记。

  与此同时,东盟国家的文化、宗教、物产等对中国文化具有重要影响,比如东盟国家的香料促进了中国的医药和饮食的发展。

  中国与东盟国家这种深厚的历史与文化的联系,是根植于双方的深层土壤,也是任何地缘政治博弈难以撼动的。东盟四国外长集体访问,“常来常往、越走越亲的深厚情谊”就在于此。


  经过30年的风风雨雨,中国与东盟关系从对话关系,上升到伙伴关系,再提升到战略伙伴关系,一步一个台阶,体现了中国与东盟战略互信不断提升。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东盟四国外长此访有可能就全面提升中国与东盟未来30年关系达成共识,进一步落实“中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2030年愿景”,构建更加紧密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

  30年中国与东盟合作实践表明,“危机驱动型”是双方合作的重要特征。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双方第一时间相互帮助、相互支援,从医疗物资到诊疗技术,从疫苗供应到疫苗技术,从绿色通道到快捷通道等,中国与东盟的共同抗击疫情的合作走在了地区国家合作的前列。

  诚然,持续不断的疫情对中国与东盟的经济和社会造成了巨大影响,但2020年中国仍然保持全球唯一经济正增长的大型经济体。为了维护地区的产业链、供应链畅通,促进地区经济和旅游业的快速恢复增长。

  中国与东盟正在探讨“健康证明互认”模式,希望这模式早日落地,造福双方人民。

  南海和平稳定是中国与东盟共同利益。现在中国与东盟正在就“南海行为准则”进行谈判,按照计划今年将完成“南海行为准则”谈判。虽然双方就“南海行为准则”具体内容有不同看法,但达成一个具有约束力的“准则”符合各方期待。


  当前需要各方排除外部势力干扰,聚焦涉及本地区利益的“准则”谈判,真正把南海变成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合作之海。

  总而言之,东盟国家奉行大国平衡战略,“不选边站”符合其核心利益。那种臆想四国外长集体访华“选边站”,既不符合逻辑,也不符合事实。中国与东盟合作早已超越了传统的地缘政治的博弈,已经深深扎根在双方山海相连的大地之中。

   








责任编辑:祝加贝

来源:新浪网